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院新闻 > 正文
坚守在阅兵背后的一群人
发布时间:2019-10-14 作者: 信息来源: 八院

“轻点、轻点……仔细听,快到我们的车了!”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现场的一个角落里传出来了这样一句话。说这句话的“90后”小伙子正是八院149厂阅兵装备保障队员周瑜,他和他的伙伴们正用一个小小的对讲机听着天安门阅兵现场传过来的实况信息。

走进阅兵村,就是一个兵

作为这次阅兵保障团队,八院149厂先后派出了5人参与型号保障任务。申启忠、陈玮、唐建华三人作为“先锋部队”率先前往北京。 “走进阅兵村,与其说是保障团队,不如说就是一个兵。”作为保障团队队长的申启忠回忆道,“在和方阵对接后,无论是生活作息,还是安全保密、作风纪律上要求都是一样的,我们作为航天人,绝不能输给他们。”

在阅兵村里,为了保障最后能够出色的将装备展示在世界的面前,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工作人员、保障人员都是参照军事化的要求执行着一系列的管理,军姿训练、四面转法、齐步走、正步走成为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每周二、周五的拉练长跑更是必不可少的训练项目……

出于周全的考虑,八院安排周瑜和蒋奚亮在中后期接替陈玮和唐建华,只有申启忠参与全程保障任务,蒋奚亮介绍道,“有了他们打头阵,我们去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越到后面,管理上也是越严格。我们出去一次不仅要申请,还要看有没有名额。”

从训练到合练,容不得半点马虎

在阅兵村里,每天有训练、每周有维护。149厂保障团队和方阵属于“捆绑式服务”,方阵在哪,他们就在哪,以便在第一时间赶到车辆前做好保障维护工作。

按照既定的计划,他们不仅要开展车辆检查、集中整治、不定期巡检等一项项的工作,还要对操作的官兵进行针对性训练,让他们也能处理一些常规的突发情况。申启忠和团队成员根据阅兵特定的需求制定了技术标准、细化操作参数、优化重点环节,从而防止保养维修过度而影响了正常的训练。

此外,每个型号还多配备了一辆备用车辆,即便是不经过天安门接受检阅,它们也得做好全套“试验”项目。“为了能够准确调度每辆车的行驶情况,在正式阅兵前的合练中也安排了车辆临时排故项目。”申启忠说道。

为了不扰民,阅兵的合练都被安排在了晚上或者是在凌晨进行。保障人员也要随车进入阅兵现场一同训练,其中有一个项目就是模拟进行间车辆发生故障。在黑夜中的强光灯的照射中,在没有任务提前预设的情况下,申启忠在接到车辆出现故障的通知后,必须联合参阅人员在2-3分钟内完成配用车辆更换,即便加上后续的保障维修,他也必须在5分钟内解决所有问题,从而确保整个阅兵行进能够畅通无阻。

“无论是日常训练,还是最后的合练,在每个预设项目中,容不得我们有半点马虎。”申启忠说道,“想起刚开始的军事化的集训就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以最好的体质去面对每一个不可预测的问题。”

声声入耳,用心聆听阅兵

930日晚,最后的集结号终于吹响了,打破了夜的寂静。保障人员在统一安排下带着干粮和面包,通过一道道安检后向最后的战场出发。那时,原本北京拥堵的街头变得畅通无阻,所有参阅人员、工作人员、保障人员分秒不差地走上自己的岗位。

“饿了啃一口干粮,困了就用冷水洗一下脸。”申启忠这样描述最后一晚的“战场”,“每隔一小时,我们就要在待命区参阅区来回奔跑,进行一次动态和静态检查。”

101日阅兵现场,我们能够看到参阅人员、工作人员,还有观礼人员,但唯独见不到的是保障人员的身影,申启忠、周瑜和蒋奚亮和无数的保障人员都被安排在一个看不到阅兵现场的位置,时刻准备着处理一切既不允许,也不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

当阅兵的口令下达后,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一个场景。“虽然我们在阅兵现场,但我们可能是全国唯一用尽一切办法也看不到阅兵的人了。”周瑜回忆道,“看不到现场,我们就听车辆发动机发出的声音。在自己负责的车辆没有通过天安门之前,我们的心一直吊着,直到听到方队顺利到达指定停放区域后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了下来。之后看到飞机从天上飞过,才有了看阅兵的兴奋。”

当阅兵式圆满结束后,保障团队在短暂的休息后,走上了最后一班岗,有序地将阅兵村恢复到原来宁静的面貌。在整理完最后的内务后,他们收到了一份精制的礼物——一枚枚国庆阅兵纪念章、阅兵专用标志徽和一份份荣誉证书。

返沪后蒋奚亮马上回到了许久未见的爷爷身边,他说:“在外这么久,只要一回到家,心再苦、身体再累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家人是让我坚持的最大动力。”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