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院新闻 > 正文
航天八院民品发展经过凤凰涅槃再振翅
发布时间:2014-05-05 作者: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报

开栏的话:

当前,航天系统各单位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落实党组深化改革转型升级各项工作部署,正在实现航天梦、强军梦、中国梦的历史进程中砥砺奋进。

为全面展现航天产业园区近年来改革发展的丰硕成果,生动呈现产业园在各地如火如荼的发展现状,进一步营造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深化改革转型升级各项工作的浓厚氛围,中国航天报记者兵分多路走访上海、天津、南京、西安等地的航天产业园,看发展、聊历程、谈未来,从今日起在《中国航天报》上陆续推出《走进航天产业园》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从位于闵行区的上海航天城出发,上A20高速过黄浦江,没过多久就到了位于闵行区浦江镇的上海航天民用产业基地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上海神舟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在自动化的厂房里,一块块太阳能电池片在流水线上完成下料到封装的过程。这里是上海航天光伏产业的电池片制造基地,它的上游,是八院位于内蒙古的太阳能多晶硅生产基地,而下游则是位于连云港的太阳能电池组件以及航天机电位于甘肃、宁夏等地的太阳能光伏电站。

“一城三区”是八院在上海布局的直观描述,“一城”指的是位于闵行区的航天城,“三区”包括东川园区、松江园区和浦江园区,作为八院民品发展的重要基地,浦江园区正为八院民品发展积蓄着力量。

曾经荣耀的“五朵金花”

1989年,大学毕业的张伟国被分配到了八院新中华机器厂,该厂当时的主营业务是电冰箱。当年,一台电冰箱相当于一个工薪家庭全年的收入——而这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家电产品的购买需求激增,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航天牌冰箱“一机难求”。

而这也是张伟国“最美好的时光”,在航天型号不多的年代,这些民品线上的人员造就了“造导弹的不如造冰箱的”事实。

除了航天牌冰箱以外,当时八院民品还有上海牌电视机、上海牌洗衣机、舒乐牌吊扇和航天牌收录机,它们被合称为八院民品的“五朵金花”。而这也是八院民品产业发展最辉煌的阶段。

就在八院民品线上的员工还沉浸在“美好时光”的时候,市场却在悄然间发生变化。似乎一夜之间,以前排在厂门口等待装货的车队不见了,原本“一机难求”的家电产品开始滞销。

就在八院民品公司还没来得及调整反应的时候,市场如疾风吹劲草般,迅速将八院的民品“吹倒”。反省八院民品的衰落,已经担任八院民用产业部副部长的张伟国表示:“体制的僵硬、市场意识的淡薄以及产品更新速度过慢,都是当年八院民品在市场中被淘汰的原因。”

改革重组再出发

尽管民品发展已无当年之勇,但是八院一直都没停止在民品领域的探索。但苦闷的是,自“五朵金花”以后,八院的民品罕有具有极强市场竞争力的“拳头产品”,反而在四面出击的市场开拓中,延长了公司层级,分散了已有的资源,而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品的做大做强。为此,八院开始对民品产业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为后续的改革重组做准备。

2008年末,八院民用产业相关产品种类约46大类,而产值过亿的大类仅有7个,年收入超10亿元的公司仅有2家,1亿元以下的小企业有22家,“散、小、弱”企业占总数的75.9%,核心产品竞争力不强。

同时,八院投资链条过长。“十一五”初,八院三级及其以下公司多达234家,投资链条长达7级。更要命的是,这么多公司却体现着与体量不相匹配的盈利能力。2010年,民用产业对八院的利润贡献率为16.33%,但其资产占有比例达45.74%。而这些利润又集中在少数企业之中,其它单位普遍微利或者亏损。

此外,企业的市场意识薄弱。由于民品企业管理一直采用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交叉的模式,在管理机制、产权机制、激励机制等方面存在约束,没有形成改革创新的氛围。企业自身改革、自我创新的动力缺乏,市场营销、研发投入等方面已无法适应需要。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八院开始对民品企业资源进行系统性整合,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缩短投资链条、减少管理层级、关闭亏损企业、优化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变革管理体系、防范经营风险、做大做强企业”的改革调整目标。

调整结构 归核发展

在八院的改革调整中,关闭、重组了大量盈利能力弱的企业,同时,也将地域分散的企业向民品产业园区集中。

按照八院的总体规划,浦江镇将被打造成为该院的民品产业基地,一些有潜力的重点民品项目已陆续入驻。

该院征地90亩建设了神舟新能源光伏电池片生产线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征地48亩建设了上海康巴赛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气瓶生产线,上海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托管康巴赛特后,其生产经营亦迁入了该园区;征地212亩建设了上海航天浦江机电装备产业基地,原本位于浦东新区的新力厂、新新厂和液压公司三家机电装备制造型企业进行重组后迁入该产业基地,上海航天有线电厂整合上仪公司退出OEM后的其他业务,并在同年底迁入浦江机电装备产业基地。

三大民品产业基地的建设不仅为八院的民品找到了发展的“根基”,更重要的是对民品产业进行了归核梳理,砍掉了一批长期亏损或者微利的“散、小、弱”企业,确立了八院民品发展的“拳头”项目。

统计显示,2010年~2012年,八院清理关闭公司62家,其中不乏年收入过10亿的大企业。2011年4月启动清算关闭的上海珂纳电气机械有限公司在2010年收入达11多亿元,但公司处于长期亏损状态,对此,八院“壮士断腕”关闭清算了该公司。关闭这类企业在短期内让八院民品收入的数字“不好看”,但是却提高了发展质量。

通过改革重组,八院航天技术应用产业确立了航天光伏、高端汽配、动力锂电、燃气输配、装备制造和卫星应用六大板块;航天服务业确立了现代商贸、健康管理、综合保障、资产经营和建筑设计与管理五大平台,并提出到“十二五”末将直接管理的三级民品单位调整为12家,实现八院民用产业的归核化、专业化发展。

2013年,八院航天技术应用产业实现总收入80.5亿元,同比增长58.46%,一举扭转了连续两年的亏损状态,并实现快速增长。

产业园夯实发展之基

“我们新的生产线正在建设。”

“我们新的厂区正在选址中。”

“我们三期工程即将封顶。”

……

在浦江园区、在浦东新区的上海航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处,采访中记者经常能听到这样的介绍。

作为我国经济改革的前沿,上海在经济领域的诸多动作具有全国风向标的意义,而地处上海的八院也概莫能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民品进行了“瘦身”,但是产业升级、向国家战略新兴产业集中、生产趋向自动化等,正在八院发生。

2013年,航天能源的分布式能源系统收入突破1亿元,这家专业从事气态能源营运技术和设备的公司,围绕“能源”做文章,在传统优势项目保持快速发展的同时,还及时跟踪国家能源发展趋势,进入分布式能源系统等国家重点支持的新领域。

由于人工成本不断上涨,神舟新能源将原来的生产线进行了自动化改造,不仅减少了人工成本,还提高了出货效率和良品率。尝到甜头的该公司计划进一步挖潜生产线的自动化改造。

在航天电源采访时,工作人员正忙着交付一批产品给当地的地铁公司。这家发轫于航天卫星供电的企业,1998年开始着手空间用锂离子电池研制,2005年开始车用动力锂离子电池及其控制系统技术研究,并形成了军民两用高性能动力锂离子电池技术研制平台。现在,该公司正在进行设备的自动化改造,以减少人工成本,同时,该公司新的生产线也正忙着选址。

在新力厂,这家从事折弯机、剪板机生产的传统机械厂,正在通过人才引进、加大研发等手段,酝酿着向高端装备进军的步伐。

在浦江、在浦东……在八院的一家家民品企业,改革发展正在不断发生,产业园区的建设完成了八院民品发展的归核布局,并已初现雏形。一如上海这座城市特有的经济嗅觉,这些企业正在捕捉着瞬息万变的市场中的机遇,曾经辉煌的八院民用产品,正在这场改革探索中凤凰涅槃。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