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院新闻 > 正文
航天八院型号试验队冬日奋战戈壁滩传捷报
发布时间:2013-11-29 作者: 信息来源: 中国航天报

汽车在望不到边际的戈壁上奔驰,路边不时闪过几颗胡杨树。初冬的胡杨已过了最美丽的季节,但依然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毕竟能够在这里生长,本身就是一种最美的风景。记者要探访的,就是驻扎在这里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八院的一支型号试验队。

最后的“斗争”

航天人一般在发射前,都会开思想动员会,并且习惯地称其为“战前动员”。大家坐定后,型号副总指挥老李开始布置任务。说是老李,其实他并不老,今年才刚刚40岁,布置起工作却十分老练。其他队员也一样,大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试验现场指挥小栗才32岁,最年轻的队员只有24岁。

待把任务分配完毕,型号总指挥徐总开始作“战前动员”讲话。“大家都来了吧,没来的举个手!”此语一出,安静顿时被打破,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看来这个总指挥“不太冷”。

除了布置第二天的任务,徐总开始了嘱咐,大到保密规定,小到带好帽子手套,事无巨细地一一吩咐。“他有时更像试验队的家长,工作的时候很严肃,强调所有工作要‘高标准、严要求、按程序、有规范’,可是私下里对我们更像对自家的孩子一样呵护。”型号调度小高对记者说。

讲话的最后,徐总引用了《国际歌》的一句歌词“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是的,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阵地上的坚守

早晨6点30分,试验队员纷纷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大家登上奔赴阵地的大巴车。基地这个时候的天还是全黑的,气温比白天的时候更低。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大家来到发射阵地,这时天已经大亮。阵地上除了发射车和雷达车,最为显眼的要数旁边一辆已经看不出是哪年生产的大客车。军绿色的车体上,车漆已经剥落了很多块,露出了斑驳的锈迹。这就是阵地上的“生活车”了,试验队领导和部分岗位人员在此待命。车上饮水机的桶装水已经冻成了冰块。接下来的一天该怎么度过?这让一旁的记者心里有点“后悔”此次的“跟团出访”。而此时,在发射架旁的“钢包”内,身穿七件衣服的试验队员正在坚守岗位。

完美的弧线

“砰、砰、砰”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只等最后发射命令下达,期待导弹腾空而起。就在大家都绷紧神经等待的时候,又传来了“砰”的一声。很多人误以为是导弹点火,没想到一颗绿色的信号弹腾空而起——发射解除。

阵地上传来一阵骚动,站在远处观望的试验队员们比之前等待发射时心情更为紧张起来,猜测着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事后大家才了解到,发射前一分钟,某设备出现了故障,操作员及时喊停,并请求按应急预案进行系统复位,随后系统恢复正常。整个应急过程中,年轻的试验队员沉着稳重,他们已经把看似简单的发射流程演练了数百回。

红色信号弹再次升起。随着一声巨响,导弹拉着洁白的尾烟腾空而起,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去的导弹,直到消失了还不愿停下追随的目光。

大家都知道,导弹是否命中目标,才是试验的关键,所有人都在等着对讲机那头的回话。刚才的“小插曲”更让在场的人担心起来,毕竟新型号的研制凝结了大家太多的心血。没有太长时间的等待,好消息便传了过来:命中目标,试验圆满成功。此刻阵地上有人开始欢呼,有人开始鼓掌,有人开始拥抱……

大巴车再次在戈壁上奔驰起来,此刻所有人都满怀喜悦,但车厢内却没有歌声与笑声。大家默默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有的队员进入了梦乡。戈壁滩上的夕阳透过车窗照在这些队员的脸上,他们睡得是那么香甜。是啊,他们太累了,该休息一下了。

说起这些优秀的青年,徐总夸他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试验队总设计师罗总则表扬自己的队员“老结棍(上海话“很厉害”的意思)”。这不也是对全体航天人的赞美吗?(于淼)

 

【打印】 【关闭】